DSCN1530

                 1991年11月初日本東北中尊寺楓紅

 

      她是在十年後的異國才明白了;男孩CD對自己的 意義‧‧‧‧‧‧。

      那一年十一月三號星期天,又逢上日本的國定假日 文化節,形成連續

假期,結果在往鳴子溫泉鄉的公路上 也形成了連續塞車。日本人都有好耐

性,或者應該說有 好的守法紀律,即使塞車也塞得整整齊齊、安安靜靜,

絕不會塞成一堆,吵成一團。她也在車陣裡,因為緩慢 的行車速度而有餘

裕觀賞路旁景致,她的右手邊就是溫 泉區了,但距離目的地還有一段路。

許多遊客漫步在公路 側的人行道上,那是飽覽溫泉鄉風情極佳的方式,沿

途的 紅葉山谷已漸泛枯色,一蓬蓬燃到盡頭了,但美得更生動 ,鬆黃橙金

、橘褐紅彤,或深或淺,或濃或淡,或明或暗 ,她驚喜於如此豐富多采的

秋色,以悠閒的心欣賞著。

      突見路旁立著一個大木刻娃娃,是東北特有的人形,她 想著也許待會

買一個做紀念。

      終於到達鳴子鄉主要觀光點的鳴子峽,已是午後四點多 ,晚秋的東北

天色披上了灰衣。鳴子峽入口是泥土下坡道 ,可以一眼俯看美得令人屏息

的峽谷楓景,她急急往前走 ,想在天黑前穿越溪谷,但天光乘著魔黑羽翅

倏然飆離, 鳴子峽覆於夜之黑翼的速度快得令人措手不及。她小心地走在

微溼的峽谷路上,一邊是峭壁,一邊是溪流,微明的天色只夠辨認腳下行路

,她心裡遺憾著,與絕美的鳴子峽 如此擦肩而過,回想峽口那驚豔的一瞥

,初識即成陌路啊!已無可追回,突然,她憶起男孩CD,毫無防備‧‧‧

使她痛到心尖微顫的往事波潮襲捲而來‧‧‧‧‧‧。

      完美如雕塑精品的CD男孩是她青春時代最光燦的星辰 ,但他們交會時

的光芒初閃即逝,當時並不特別椎心,何以 十年後的此刻會如此傷懷,是

鳴子峽口稍縱即逝的美景使她 聯想起晦暗少女期裏唯一明亮火炬的男孩CD

;是這暗夜的行路使她悟及與男孩別後的這十年人生道就如此路一般摸索難

行。而她的青春已愈行愈遠,她錯過的不僅是鳴子峽,她還錯過了CD男孩

和黃金青春,直到此時此刻她才明白它們對自己的意義。

    四十分後她終於走完鳴子峽全程,再無力氣開車,隨便尋了家溫泉旅館

,草草度過一夜。天明,她遲遲不起,雖然毫無睡意。她原計劃在早晨趕往

岩手縣的盛岡,但如今也不想了,反正也沒什麼大要緊的事,趕來趕去做什

麼!再怎麼趕,時間都比自己快;再怎麼趕,青春也追不回,她近於自棄的

想著,隨它去吧!去到地獄也沒關係。

      但她終究沒去地獄拜訪撒旦。勉強撐起精神,披衣出門,懶懶地在旅館

周圍閒逛,漫遊至一家人形店,門口坐著幾個人,大大小小 ,都低頭專心地

描繪著自己手中的小芥子〈東北人形〉,原來是一家可以自己動手畫的半成

品娃娃店,她駐足看著,自己的娃娃自己畫,畫美畫醜、畫哭畫笑,全憑自

己。那自己的人生也是由自己決定吧!如果她要替自己畫一個哭喪的人生臉

譜,沒有人會反對,只是那樣太愚蠢了,她大可以畫一個笑臉譜的。

    她的心慢慢輕快起來,為什麼自己不再走一趟鳴子峽呢!昨日錯過了,

並不表示今天仍會錯過。二十年華的青春錯失了,並不等同三十歲月也要虛

度。她步履輕盈邁向鳴子峽,途見一幢綴滿楓葉的童話小屋,充滿奇幻色彩

,昨日的那一刻是魔咒辰光吧!她想,差點使自己執著於過去而忘了現在,

其實只要活著,她就什麼也沒錯過,只要活著,就永遠有希望。

      她確實是在十年後的異國才明白了男孩CD對自己的意義,還有青春的

意義─青春不會永駐,但自己絕對比下一刻青春。


     摘自1992年9月5日民眾副刊舊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橙光 的頭像
橙光

橙光小田園

橙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丫頭
  • 讀完這篇旅遊小說,不對鳴子峽的風花雪月有印象很難了,
    一晃20年,舊地重遊,朦朧的光影已漸次分明,生命的軌跡亦如斑駁的岩壁,時而清晰,時而模糊,但這整體的氛圍亦是不變的,永遠洋溢著青春的氣息~~
  • ㄚ頭晚安^^
    這是青澀少作,^^"
    留著就只是一種懷念
    鳴子峽晚秋楓紅
    剎那入眼來,永遠銘刻

    橙光 於 2014/09/21 19:27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