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生病了!除了自己,家人是最大的受害者。唯有年幼的兒子尚不知疾苦

維持日常活動,送他上下學,採買購物做家事,但是我一向積極參與的

學校究不得不辭退。那段時間兒子猶有記憶,現在問起來,他說知道我生

病了,可是印象已模糊,也不覺當時有何不安或煩惱。也許半年時間不長久

對他不致有過於惡劣的影響。 

      半年間,我尋求的治療五花八門:西醫、中醫、瑜珈、靜坐、整脊、腳底

摩、民俗療法、呼吸療法,甚至求神問卜,能人異士‧‧‧種種自己都覺夷所

思的行徑紛紛出籠。但望『治』心切的我從未到精神科就診,當時我執地認定

;只要胃腸好了,所有的狀況就會解除。但不論我吃西藥或看中醫,嗝脹氣的

症狀依舊,雖然潰瘍終究癒合了,可是嚴重的消化不良始終如影隨,陰魂不散

。到了四月,我已經跡近崩潰,但因為體衰,想哭都沒力氣,然而精神已耗弱到

連電話鈴聲都能嚇得我膽戰心驚。

      晚春時節,先生因公需到台中開會,往日視之為例行事務般,毫不在意的

,當時竟因無法忍受心靈的孤寂焦慮,打電話給他。電話中我訴說自己一個人在

家的不安,希望能趕快看見他的迫切之情。

      至今我仍能清晰地看見當年那昏暗的房間裡;蜷伏在電話旁無助的身影。

有先生事後告訴我;當他接聽電話時痛苦的心情,他說恨不能插翅飛回家陪我。

可是沉浸在自己的煉獄裏的我無法領受先生的痛楚,就像美國女詩人希薇亞普拉

絲在《瓶中美人》一書中的自述【坐在鐘形玻璃瓶下,被自己的酸苦之氣慢燉慢

熬,自作自受】。

      說到底,我為什麼要憂鬱呢?所有知道我得了憂鬱症的親友幾乎都會問我為

什麼憂鬱?『是經濟因素嗎?』這通常是第一選項,我搖頭。『還是感情問題?

』疑問中的第二順位,我還是搖頭。

      『那妳為什麼憂鬱?』眾口一致的不解。

      也許對大部分的人來說會導致憂鬱的主要因素就是這兩種:缺錢或感情受挫

〈因為已經結婚,所以有些人會直接了當的問我「先生對妳不好嗎」〉。我既不

缺錢也沒有情感受虐,幹嘛憂鬱?〈事實上錢與情感如果出問題,依我向來的價

值觀,反而是絕不會導致憂鬱的兩個因素〉。如果一定要追索出一個答案,也許

該說是『恐懼』─恐懼無常,恐懼生命的流變,恐懼死亡。

      希薇亞普拉絲最後選擇拋下兩個幼兒在天寒地凍的英格蘭自殺,外在的因素

中果然有情感與經濟兩個難關─大部分人以為的難關。但是我以為她最大的罩門

還是內在的生之掙扎。我與她情境完全不同,但是生之掙扎的困境雷同,同時在

那中間還包含了對死亡的疑懼。

      在遲遲不去的肉體病痛中我憟然領悟:疾病或者死亡隨時都會在生命中的某

一刻張開大口虎視眈眈,稍一不慎,就會墮入深淵。

 

〈下回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橙光 的頭像
橙光

橙光小田園

橙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寶寶
  • 我懂我懂!
    雖然我未曾那麼真切的無助恐懼。
    但是妹妹過世時,
    我看到的世界是一片黑暗陰冷,
    無盡的恐懼黑洞隨時要將人吞沒!
    對!就是那種無常與頓失手足的虛空!
  • 無盡的恐懼黑洞隨時要將人吞沒!
    寶寶,這就是我想說的
    那過程極難熬
    但是熬過之後
    我慶幸自己能從中明白一些道理

    橙光 於 2013/10/07 18:54 回覆

  • annamami
  • 一邊看這篇文,一邊發覺我有像你!。。。
  • 希望妳像的地方是現在的我
    比較平靜比較安然的我

    橙光 於 2013/10/07 20:26 回覆

  • nina123c
  • 多數人對無常也會存在著恐懼~多跟朋友聊聊,多出去走走,多做一些有興趣的事,都可以轉移恐懼,讓自己好過些!這是一位憂鬱症朋友告訴我,他個人的有效方式,您不妨試試看!希望您儘早康復! ^^
  • 謝謝妳,我已經痊癒了
    這幾篇算是回顧文

    橙光 於 2013/10/07 20:10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北極圈的冰冷世界
  • 回顧記錄過去所發生切身之痛,應該也是自我療癒的方法,隨時提醒自己不再為此痛而苦。橙光的這些分享讓很多人有類似現象的讀着帶來一些共鳴!:)
  • 現在回溯這些往事
    腦海中的畫面
    幾乎像看電影般
    唯一差別是
    我深知其中滋味

    橙光 於 2013/10/08 16:30 回覆

  • billlin888
  • 憂鬱症是一種病,病因仍不明,外在環境只是個誘發因素。有病就要治療,不是誰的錯,沒什麼不好意思的,更不用受怪罪。澳洲用 "mental illness" 一詞來教育民眾, 今年大量地投資在治療及研究。讀了幾篇妳的文章後,我很敬佩妳的家人,特別是妳的先生。因 mental illness 用藥治療,效果有限,家人的心理支援最重要。今年墨爾本父親節年度父親得獎人,就是支援女兒渡過憂鬱症危機的父親,我在 "澳洲父親節不是8月8日" 一文中有提到。
  • 謝謝你的迴響。
    當年我並不以生病為恥,但確實有朋友因此疏遠,至今毫無音訊。
    如果有最佳先生的競賽,我應該讓老爺去參加,
    哈哈,不過一定會被極為低調的他斥為無聊。

    橙光 於 2013/10/08 16:40 回覆

  • YSL
  • 後來用"生命中的風景" 來看待這些當時幾乎無法承受的事
    我覺得是很了不起的態度

    沒有經歷過的人
    沒有辦法體會憂鬱症的苦
    "那你就想開一點嘛" 這應該是讓病人更沈重的關懷吧

    總之, 很高興橙光現在走過來了
    妳的先生, 真是妳的好伴侶
    這一點我好羨慕你
  • YSL謝謝妳!敏慧聰穎如妳,溫暖貼心處更令我動容。
    我是因為曾經歷過精神上的風暴;才能了解為什麼有人會捱不過去。
    不理解或說出制式安慰話語的人;我不會怪罪,因為沒有親身經歷真的很難理解。

    先生與我有不同的人格特質,算互補吧!
    我很感謝有他的理性清明為師,雖然還是免不了吵嘴!哈哈!

    橙光 於 2013/10/17 16: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