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遊日期:2018年11月21日(週三) 天氣晴

 

 

這天早上搭乘8點13分山陽新幹線的回聲(或譯為回音,こだま)730號 前往尾道。

尾道是此回廣島行中我最盼望的景點,因而出發時心情極為雀躍,看到廣電的車廂 

都開心啊!豈知,尾道行竟是我自助遊日以來最大考驗!><"

 

 

一開始是驚喜,沒料到回聲730號是Hello Kitty彩繪列車! 

 

 

雖非 Kitty迷 還是很開心。

 

  

上下車門及車廂門 都是Kitty 把關!^^

 

 

面對車廂內的蝴蝶結也是Kitty元素。

 

 

陽光耀眼中來到新尾道,才8點57分。 

終於來到憧憬的尾道,粉紅心裡注入了燦爛光啊!XD

 

 

車站前的白色現代雕塑,名喚:大地的鼓動!應和著我躍動的心跳呢!

從新尾道招呼計程車去千光寺纜車站,樸素的街景讓我眼發亮,來不及拍哪!

某人說就是一般鄉下城市嘛!完全不懂我對尾道多年的情思憧憬啊!

(話說自己也不明白這樣的嚮往緣於何處)

 

 

千光寺纜車站售票處(千光寺山ロープウェイ旁邊是艮神社。

尾道屬廣島縣,位於廣島市東南方,是港灣、坂道、文學、電影、貓咪、古寺之城。

古寺巡禮也是頗受歡迎的巡遊方式。寺院幾乎都集中在山腰丘陵間,艮神社一般而言

是終點,但做為起點也未嘗不可。

 

 照片拍攝於下午將離開時,雲層聚集,天光稍暗。

 

 

我們把小藍安置在纜車站辦公室,買單程車票,因為下山要慢慢走逛下來。

應該是第二班車,但一走入纜車廂已有滿滿的日本中老年男人!

他們看我拿拐杖,還讓位給我,真是感謝,其實纜車車程才3分鐘。^^"

 

 

纜車外陽光明亮,心情極佳,我興奮地窺看,好似是第一次來日本。

山腰邊的天寧寺海雲塔,稍後會從一旁經過。

 

 

轉瞬間山頂站已在望,從左至右是千光寺本堂、玉之岩鐘樓

 

 

 

 

千光寺本堂。 

本文原先是要將千光寺擺在一起介紹,豈料費了三天時間寫完後竟又出現『閃失』

—文章又全數不見了!這是六年來第三回吧!原本沒力氣重寫了,經過兩天沉澱!

決定分成兩篇,免得痞客邦又顯現指令碼過長云云(誰知是啥緣故啊)------。

 

 

逆光中的尾道海道。

可以見到水氣濛濛中的尾道大橋,對岸即是瀨戶內海本州側第一個島的向島,也

島波海道本州側的入口。

連接本州廣島縣尾道市和四國愛媛縣今治市的西瀨戶自動車道(瀨戶內島波海道)

是由各具特色的九座高架橋樑將瀨戶內海的島嶼連接起來,全長約60公里的汽車

專用道路。各高架橋上同時也設有自行車、行人專用道,可以在感受海風吹拂的

時享受散步與騎車的樂趣。

近年來在島波海道挑戰跳島,頗受單車客喜愛。在尾道與今治都可以租借腳踏車。

 

 

千光寺纜車山頂站。 

 

 

 

 

纜車站外的廣告,是以尾道為背景的動漫。老爺很喜愛六位主角的青春洋溢。

尾道是影視作品喜愛取材之地。上世紀80年代初至90年代末 日本導演大林宣彥

執導了風靡一時的尾道三部曲:《轉校生》、《穿越時空的少女》、《寂寞的人》

新尾道三部曲:《兩個人》、《明日》、《與爺爺走過的那個夏日》。

這些片子述說濃烈的青春、淡淡的愛情、深深的家族羈絆,幾乎都帶有奇幻色彩,

或許是尾道那混和著神奇與樸素的氣質,讓這類影片來此取材格外對味。

尾道市內有電影資料館,展示在尾道拍攝的電影外景照片、電影海報、大正時代的

放映機。迷你劇場則會播放與尾道有淵源的電影片段。

 

尾道也是文學之城,很多作家曾在此居住或以此為背景創作小說。

最著名的就是林芙美子的《放浪記》與志賀直哉的《暗夜行路》。

去年曾閱讀森見登美彥的短篇小說連作《夜行》,封面即是尾道之夜。

首篇就是以尾道為舞台,恐怖又充滿魅力!洋溢著尾道神秘詭譎的氛圍。

不過今日陽光耀眼,剛展開的尾道之旅,完全與神祕搭不上線。

 

 

若說有啥神秘,應該是老爺的一句話,竟讓我的歡欣心緒急凍!

原本想吃的瀨戶內檸檬或蜜柑霜淇淋,只會更添冰寒氣氛(空氣真的也很涼)吧!

我默默走向文學小路(文学のこみち,文學步道)。

 

 

讓我失望的還有山頂展望台也被拒絕上去。 

旁邊相依偎的白貓宣示永遠愛,我在恋人聖地  哼哼哼!

 

 

美麗晴空與熱愛的柿子也拿我跌宕的情緒沒奈何。 

 

 

文學小路(文学のこみち)是從纜車山頂站開始到千光寺約一公里的步道,沿途豎立

25個文學碑,節錄25位作家或詩人的作品。除了刻於石碑,也會另立說明牌,並介紹

作者生平。

 

 

第一碑是德富蘇峰(1863-1957)寫的詩,他是極右派報人。

他的弟弟是文豪德富蘆花,少時我看過蘆花的代表作《不如歸》。

(心中OS:應該放上德富蘆花的作品吧) 

 

 

獨自默默疾行往前,大概是有憤怒當燃料,推進力特強!XDDD

 

 

石碑上的文字有模糊之虞,常常拍不清! 

 

 

正岡子規(1867-1902)是出身於四國(愛媛縣松山市)的俳人。

他罹患肺結核7年,在34歲時病逝。即使臥床不起(結核菌啃噬,導致脊椎壞死),

他仍致力於創作與革新俳句,是我非常佩服的文學家。晚期作品集是《病床六尺》。

還未罹病時,正岡子規熱愛棒球,日本的棒球術語有很多是他翻譯,沿用至今。

のどかさや  小山つづきに塔二つ 》(多幽靜啊 小山連綿雙塔現

這是1895年中日甲午戰爭時,正岡子規擔任隨軍記者路經尾道時所寫。

詩中的雙塔是指西國寺的三重塔及天寧寺的海雲塔。

 

 

 

 

上上下下的路途常有崎嶇,文學之路果然艱難! XD

 

 

文學小路上俯瞰尾道市街人間景。 

 

 

志賀直哉(1883-1971)被譽為小說之神,代表作是他唯一的長篇小說:《暗夜行路》

。文學碑即是節錄小說中對千光寺鐘樓及周邊風景的描寫。以東京、尾道、京都為背景

的這部私小說,創作時間橫跨十六年

志賀直哉在1912年因為與父親衝突而移居尾道千光寺附近,《暗夜行路》即是此時期

構思與起稿。 

幾年前我閱讀時,深深被書中的時代氣氛所迷,尤其是尾道與京都,百年前的模樣藉由

文字重現,還記得當時浸淫其中的興奮、好奇、愉悅----錯綜迷離。

  

 

陽光亮烈,我掏出墨鏡戴上,背脊挺直坐在路旁石凳休息,一副冷漠超然狀!

回想起來很搞笑,來到電影之城難免愛演嗎!  XD

 

 

 

 

巨石間的光當時還無法照入我心中,辜負了這好天氣啊!

 

 

過於難行的路途我就略過。

 

 

林芙美子的《放浪記》應是尾道文學風景最為人所熟知的一頁。

海が見えた。海が見える。五年振りに見る尾道の海はなつかしい------

(看見海了,看見海了。暌違五年,尾道的海讓人懷念------)

林芙美子(1903-1951)自幼隨著母親與繼父四處遷徙行商,過著不安穩的貧窮生活

但她並不排斥行商生活,也不以窮困為苦。放浪記》是自傳體書寫。她在書中坦言

我是個宿命論的放浪者』、『旅途就是我的故鄉』。

她曾就學於尾道第二尋常小學校(現今的土堂小學校),1918年15歲之時就讀 尾道

高等女學院(現今的東高等學校),當時以秋沼陽子的筆名開始發表詩作與短歌

1922年高中畢業即與情人搬往東京居住。被情人離棄後,輾轉流離於艱辛的底層,以

此段時間的生活用日記形式書寫發表,即是成名作《放浪記》。

最近看她的另一代表作《清貧賦》,是她與第三任丈夫初婚的回憶,這次她終獲良人,

雖則當時貧窮依舊,不過日漸穩定的經濟與感情讓她終於能安穩創作,寫出《放浪記》

《放浪記》被譽為昭和女性書寫第一傑作。

  

下山後,在尾道商店街口拍攝的林芙美子雕像。

 商店街(本通)內有她的舊居與資料館。

 

 

 

 

踽踽獨行在文學小路上,事後追想,會誤認自己是否被尾道魔幻所惑!?XD

幾位作家們幾乎都糾結於疾病或情感或金錢,甚至兩者、三者兼具!

但嚴酷的生存挑戰仍澆不熄他們的創作熱情,也無法阻止他們追求自己生命價值

完成這或許是感受尾道哀愁之餘,我不智地忿怒後唯一的收穫。

 

  

素面相見在尾道

我說哀愁,你說只是惆悵

後來想起------

才知滄海易渡  初心難載

 

 

尾道市 官網

https://www.city.onomichi.hiroshima.jp/site/onomichikanko/1239.html

 

 

 

 

 

 

 

 

 

 

    全站熱搜

    橙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